夏夜空想

「特摄爱好者」「二设BossVermouth党」

【名柯同人/主V】鸦(尾声)

25-26章

尾声:

海伦小姐最后搬走了,在那次事件的一个月后,她自己开着黑色的轿车回到这条街道上来了。我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现在想想可能是我太多愁善感了吧,或许是阴沉的天气作祟也说不定。

 

那天我回到家,江户川柯南竟然就站在我家门口。灰原哀也在。大家都被大雨淋湿了。大雨中江户川抓着心情不好怎么都不说实话的我的衣领咆哮。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当天可能死了好几个人呢。小泽先生应该被Gin先生他们处死了,黑崎先生也不能幸免吧。

 

后来他冷静下来看到了我衣服上的血。也不知道他那善于推理的大脑做了什么样的逻辑推断,敏锐的眼睛在我身上发现了什么细微的线索。

 

「……你已经去见过她了?」

 

「她被我的情敌带走了,别和我搭话,我心情不好。」他大概听不懂我在开什么乱七八糟的玩笑吧。「如果你想知道真相的话,工藤新一先生……」

 

他在我念出这个称呼之后目光也前所未有地警惕起来。

 

「就来和我比赛通关游戏吧,赢了我就告诉你。」

 

「哈啊?」

 

然而他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了,虽然他擅长推理,听说足球也是他的强项,但惟独游戏不行。

 

他在输给我之后仍然没有轻易放弃,甚至等我放学之后跟踪我。我后来想了个办法,那就是用他自己的秘密威胁他,如果他继续追问我,我就把他是工藤新一的事实公之于众。

 

「愿赌服输噢,工藤新一先生。」

 

但是我知道我耍诈了,因为游戏是我的强项。可假使我和他正面对决的话,他这个其实已经成年的男人欺压我也不公平。

 

回到这条街道上的海伦小姐说是来拿她的定情信物,她把假发的碎发夹到耳后,给我看当初我在水族馆买的海豚挂件,嘴角一如她以前调戏我那样,挂着狡黠的笑容。

 

风吹拂在我的肌肤上,仿佛为了完成什么仪式似的,海伦小姐,克丽斯·温亚德,莎朗·温亚德或者说Vermouth弯下腰来拥住我,体温也随她的动作传递到我身上。她把嘴唇凑到我的耳边,用她本来的声音缓缓地,轻柔地说话。

 

「再见,乌丸理子。」

 

在那之前她不是叫我「小女孩」就是「孩子」,甚至「小猫咪」什么的,但是那天她连我的全名都念了出来。可能是她的假发扫到我的脖子的缘故,我感觉我的脖颈有点发痒,但心中却有点伤感。

 

我想起我举枪指着小泽先生时的场景,肯定是她为了不让我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才用尽全身力气击倒了黑崎,并打伤了小泽。

 

我们之间的沟壑终于填平,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相遇,然后就落幕了。仿佛我们之间只是在擦肩而过时友善地对上了视线,但是其实我们之间有很多回忆。不管那是被虚假的面具所蒙蔽,还是掺杂了误会而互相警惕的过往,对我来说都是珍贵的回忆。

 

「再见了,海伦小姐。」

 

我把下颌压在她的肩膀上,作出了最后的告别。

 

海伦小姐离开后,黑猫还是经常在我家附近徘徊。我没有把它送到卫生所,最终将它养在了家中。乌鸦还是时常落在我家的房檐上,家中的这只猫也经常跑上去追赶它们,于是刚落下的乌鸦又马上扑扇翅膀起飞。

 

我对两个家伙依然一点也不喜欢,但我感觉内心中获得一种平衡,就像光和影互相制衡一样。

 

收拾家当的时候,我目光落在了《浮士德》这本书上。

 

那个男人称自己是【梅菲斯特】,那谁是浮士德呢?海伦小姐吗?生命的最后,也会有天使握着她的手将她引上天堂,与自己的心爱之人相聚吗?我不知道答案。

 

黑猫优雅地蹲坐在阳台,望着收翅下来的乌鸦扭了扭耳朵。已经是深秋了,去公园里转一圈,就会看见满地的落叶。

 

我很小的时候,就从我母亲的口中听说过那早已去世的祖父的故事的童话改编版。他因为不满养父毕生的理想,在而立之年的时候就从他的手下逃了出来,最终定居在当时还没有开发的乡下小镇。如果他继承他的衣钵,那么我就不会存在了,代替我成为他后代的人,大概会在家族势力的簇拥下,与印有乌鸦图案的家族徽章如影随形吧。

 

我这么想着,伸出手用袖子擦了擦家门口的门牌,书法体写成的「乌丸」跃然其上,落到了我的瞳孔里。我和我的爷爷明明都姓乌丸,也会吟唱那首【七个孩子】,但却非常讨厌乌鸦,实在是太好笑了。而且虽然爷爷离开了养父,却不更换姓氏,只有仿佛恐怖故事里的乌鸦会带来不幸这个观念流传到我这一代。

 

我刚转移视线,就看见柔软的黑影纵身跃上阳台护栏。黑猫对同样漆黑的生物倏地伸出爪子。乌鸦在那一刹那发出一声凄厉而难听的叫声,黑色的翅膀向两边张开——

 

它瞬间飞上了灰蒙的天空。

END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