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空想

「特摄爱好者」「二设BossVermouth党」

【名柯同人/主V】鸦(16)

15章

16.

银色长发的男子。

 

Gin先生。

 

差点杀了我的人。

 

我一眼就从人群里辨认出了他,差点一口饮料喷到迎面而来的人的脸上。海伦小姐就站在我身边,看到我一脸窘迫的样子,反而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他倒是终于换掉了一身看上去要捂出痱子的风衣,从敞开的黑衬衣的领口窥见的若隐若现的锁骨,配合他那张英俊冷峻的混血面孔,竟让我感觉有点色气。

 

「……」

 

「怎么了?」

 

「……总觉得,Gin先生有点GAY里GAY气。」稳定好情绪,我笃定地说这样的话来。他拿枪的直我的场景还清晰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出于报复心理,我绞尽脑汁也要找出点话来损他。

 

「说不定是噢。」看起来海伦小姐比我还要坏得多。仔细想想,Gin先生和黑崎的关系也不好,什么事情都蒙在鼓里。

 

由此看来,人际关系不好的人,在地下社会也不好混呢。我突然对他产生了一种同情。可能是感受到我同情的目光,远在七八米开外的银色刘海下的眼睛转向我,好像……瞪了我一眼?

 

可是,如果我的猜想是正确的,海伦小姐为什么要找他来呢。愚弄我?恐吓我?

 

「如果你把秘密说出去的话,我就杀了你。」我在脑海里想象这笑意不减,伏在我的耳边这样威胁我的海伦小姐。

 

海豚姿态优美地横越出水面,在空中三百六十度地翻转身躯后落进蓝色的水里。在训练员的指挥下,这些被驯服的乖巧的海洋生物用喙穿过套环,探出水面的头巧妙地转呼啦圈来。

 

直立。高空顶球。后空翻。表演中溅起了白色水花……观赏者的心也被随之牵动,如雷贯耳的掌声响彻整个海豚表演的场馆,一度盖过了配合表演所放的歌曲。

 

表演结束后,我买了两个纪念挂件,将其中一个挂在手机上,另一个则送给海伦小姐。表演开始时,海豚曾钻出水中,在贴近观众席一侧的表演台上发出令人讨喜的声音和观众打招呼,这样的叫声也舒缓了我不安的情绪。然后我侧眸向坐在身边的海伦小姐,她是否也和我感受到同样的治愈感呢?

 

穿过走道,海底隧道的入口就在眼前。幽蓝的色彩自四面八方逼迫而来,与绿色的植物相衬相应,如梦如幻。穿梭游动的鱼群中,尤为吸引人的水中猎手鲨鱼一时间占据了人视野的中心位置。

 

就是这里。我向前迈了几步。右手贴上了隧道玻璃。脚边的地面干净得纤尘不染,有谁还能想起曾经就有人在这里坐着死亡,流出了一大片的血迹。高中生侦探单手贴在玻璃上,另一只手揣放在红色外套的口袋里,对与他同行的少女说出一大串话。

 

这个场景,被某个在场目睹到的那名侦探的粉丝画了下来,上传到分享网络上。

 

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身侧走过,海伦小姐在我的身边停下了脚步。Gin先生则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明明这里都是人,他却依然保持着孤独者的姿态。

 

「真的难以想象,这里曾经还死了一个人呢。」

 

「嗯?」

 

「那个时候,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解开了这场杀人案的真相。他享誉着平成福尔摩斯的称号,凭借超人的智商和严密的逻辑参与破案,频繁上了报纸的头条。但是这个事件结束不久后,他就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

 

「……」

 

温度好像在幽暗的空间中降低了,我没有看向海伦小姐。无缘无故地讲起这件事,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兴趣。但是她是工藤有希子的粉丝,而工藤有希子又是工藤新一的母亲……对了……我突然反应过来,海伦小姐对江户川柯南感兴趣的原因或许是……

 

「工藤新一消失之后,和他面貌相似的江户川柯南出现在了这个町上。毛利侦探也是在那个时期开始变得有名的。不仅是毛利小五郎先生,但凡江户川出没的地方,破案也显得比过去更顺利。所以有时候我想,也许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

 

说完这话我把目光投向海伦小姐。她的表情十分微妙。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赞成,寂静的空气在幽蓝色同时间中一同流淌流逝。

 

「呃……抱歉,这个猜想太不切实际了。」

 

她还是不说话,轻眨眼睛之后,她的视线聚焦到我的脸上。

 

「呃……因为,那个……我注意到海伦小姐稍微有点在意那个初中生,以为海伦小姐也有同样的想法。呃……」

 

「是吗?」她的手臂环抱了起来,俄而终于有了点笑意。「不过你好像很不喜欢他呢。」

 

「因为他所在的地方杀人案件频发,让人感觉不太吉祥。可能海伦小姐不会在意,我非常害怕因为接近他而被人杀死。」

 

「那你可真是矛盾啊,小女孩。」她眯起眼睛,「我们就如同这海中的捕食者,只要张开口就能用利齿将你这条小石斑鱼撕成碎片,你看清了我们的全貌,依然在我左右,却惧怕偶然游来的海狮。」

 

「那是因为……」

 

白色的光芒在她眼眸中流动,幽暗的蓝光衬托出她纤巧精致的下颌,略施粉黛的面庞如雕塑一般精美。眼睛余光瞥见站在海伦小姐斜后方的银发男子,鲨鱼不经意地游过他的面前,宛若是两个狩猎者打了个危险的招呼。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喜欢海伦小姐吧,最初感受到的你的温柔,现在也忘不了。即使我是乌鸦,也会对群鸦中蹁跹的白鸽心动不已吧。」

 

「披着白鸽羽毛的群鸦之一,染白翅膀的恶魔,消声无息地缠绕你的脖颈使你窒息而死的毒蛇……」她深吸一口气,愉快地笑了起来,「我的真面貌是如此恶劣,难道不令你大失所望吗。」

 

「……」

 

完全聊不下去了。即使近在咫尺,我们之间也有一道跨越不了的沟壑。Gin先生冷漠寡言,是一眼望上去令人惧怕的类型。海伦小姐在我面前呈现出温和的姿态,其实依然具有疏离人的潜质。

 

他们在某些方面,也许很相配呢。我莫名其妙有点嫉妒。

 

出了水族馆后我伏在栏杆上吹风,海伦小姐依然走在我的身旁,Gin先生也远远地站在身后。一对恋爱中的男女在我身后路过,囊括了爱意的话语淌进了我的耳中,渐渐地,悠远的话语声也一并传来,伴随着虫的鸣叫,以及风吹草动的声响。

 

——「这个,能帮我交给由奈子吗?今天她爸妈在家啊,我完全没有办法约她出来。」

 

——「噢,想都别想。」

 

——「为什么啊?」

 

——「因为我非常讨厌你。」

 

——「你该不会是嫉妒情侣的类型吧。」

 

——「我是极其讨厌身上散发着恶俗气息的自私又令人讨厌的家伙。噢对了,你身上挂着的饰品我也讨厌,看起来挺不吉祥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而且你为什么要自黑啊?」

 

——「你能解释你手上的枪伤是怎么一回事吗?」

 

记忆中的我握住了男人的手,像握着握力器一样用尽全身的力气不断握紧他的手。

 

——「痛死了啊喂!」

 

「杀人犯!」人群中突然有人这么喊道。

 

「给我站住!」正气凛然的声音随之传来,我一回头,穿着便衣大概是警察也不知道是正义人士的家伙追着面容凶神恶煞的男人持着刀朝我的方向冲了过来,而他们之间还有一段距离。来不及多想,我条件反射地抱头蹲下。他的双腿从我的头侧划过,然后在我的后方刹住了脚步。

 

「诶?」我抬起头的时候,男人扯住单手撑着额头的海伦小姐的臂腕,将她劫持作为人质。

 

太倒霉了啊这个歹徒,他劫持了个什么啊,马上就要被摔飞了吧。我本来这么想,还没从蹲着的地上立起来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海伦小姐依然单手指节顶着额头,双眸紧闭,嘴唇也在发抖。刚刚那个瞬间我没看清这个杀人犯,现在才发现他比我乍一眼看到的样子还要强壮。麦色的皮肤覆在隆起的肌肉上,他拿着的匕首架在海伦小姐的脖颈侧面。

 

「我警告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就割烂这个女人的脖子。」

 

在害怕吗,海伦小姐?

 

不是的,怎么可能呢。

 

数多种可能性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凝望着她单薄的身躯,最初的想法在我脑海里重新拼凑成型。

 

果然还是身体不好吧。偶尔也会状态不佳。比如在电影院的那回。

 

「等、等一下。」

 

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干什么?」

 

「我的姐姐……」我酝酿着语句。「患了不得了的病,今天背着医生好不容易带她出来……」

 

「哼,那关我屁事啊!」

 

「请放过她吧……我来和她交换当人质……」

 

「想都别想,你在耍什么小聪明,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说的是真的!而且你靠她这么近,可能会被传染的啊……」

 

「啊?」即使是歹徒听到这句话也似乎有些动摇了,横在脖子侧的刀微微一松,海伦小姐的双眸倏地睁开,扣住他的手臂把他摔了出去。可是,也就是着个瞬间,海伦小姐的身体无力地软了下去。杀人犯迅疾地捡回匕首,咬牙切齿地扬起手。

 

「你这个……」

 

他没说完,已经被迅疾地穿过人群跑过到眼前来的Gin先生照着脸踹飞了几米。我看到了飞溅出来的血迹,听到了【呜哇哇哇哇】的惨叫,可能那个人鼻子都被踹歪了吧,后面有人按住了他的肩膀。手铐和枪都没有拿出来。好吧。他根本不是警察。

 

Gin先生看上去并不关心那边的事,蹲下来身来托起海伦小姐的背。

 

「海伦小姐??!!!」我凑过头去,看见落在眼里的景色时愣住了。目光沿着白皙的脖子上移到她闭合的眼睛上。银发男子换了一下姿势,右手托住她的腿弯处就要将她抱起,然而她突然伸手按住男人的肩膀,纤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睁开了眼。

 

「我没事,」借着他的力量,海伦小姐缓慢起身,「有点贫血而已……谢谢,Gin.」

 

我还蹲在地上,睁大眼睛盯着她的脖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目睹的一切。

 

解谜游戏中缺失的巨大信息就在这里。我这么感觉到。

 

它已经指引我从模糊不清昏暗走廊中走出,到达了拾到照亮黑暗的油灯的地方。

—tbc—

17章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