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空想

「特摄爱好者」「二设BossVermouth党」

【名柯同人/主V】鸦(15)

8-14章

15.

丝缕结构的薄云体不规则的呈部在碧蓝的天空下,根据天气预报今天依然是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昨日半夜花了两个半小时重新通关游戏,倒头睡下的时候以为会临近中午时分才醒来,但当我从床上睁开眼的时候,时针刚刚接近数字八。

 

我吃完早饭,把被子抱到阳台上去晒,没想到海伦小姐就站在我家楼下,好像往正想往邮箱口里投一封信。抬眼瞥见我在二楼注目着她,白皙的手臂停下了向前伸的动作,她和我四目相接,嘴角温和地划出一个浅笑的弧度。

 

「有什么事吗?」

 

我还以为她看到我时转身离去呢,但她好像反而站在原地等我。我下楼去打开铁门,阳光的笼罩中,她的面孔真真切切地呈现在面前,占据了我视野的中心位置。空气里弥漫着她身上散发的清香,她轻启朱唇,用仿佛昨日无事发生的平常口吻对我说道。

 

「这封信是寄给你的,好像投递错了呢。」

 

纤长的手指捏着那张薄薄的信封,向我的胸口递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呢?」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面孔,一点接过来感谢她的意思也没有。上午和别人才见面就开始这样不友好的对话,印象里也是第一回,如果能和平告终地话,说不定也能成为一段难忘的回忆。如果不能的话……最后的我的尸体的惨样可能都不怎么能入眼吧。

 

「嗯?」她用鼻音轻轻地应了声,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变。

 

「不用这种方式也可以吧,这种……拐弯抹角的方法。」

 

「你指的是什么?」

 

「海伦小姐……是喜欢把问题抛给别人的类型吗?」

 

「也许吧。」她收回了手,两臂也随意地交叉叠在了上腹的位置前。明明昨夜在烟花大会的最后说话方式还如此冰冷尖刻,到了现在却柔和了起来。看来是不能从她口中得到确认我的看法的暗号了。虽然有点草率,我只能以说出自己猜想的方法来试探她的反应。

 

「那样的话,我就说了……」我从手机中调出涧渊康弘先生的照片,展示给她看,「海伦小姐认识这个男人吧?」

 

海伦小姐凝视着男人的照片沉默了几秒,才接口到。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认得他?」

 

真是难对付啊,海伦小姐。

 

「这个男人,今年五月份的时候上吊自杀了……不,应该只能说警察最后判定是自杀案。」

 

「于是你发现了推翻了自杀案的线索,找到真相了吗?」海伦小姐表现出了一点兴趣,姿势也转变为了环臂的状态,「我还以为你觉得侦探们所钟情的推理一点乐趣也没有呢。」

 

「即使是侦探先生们也未必会发现吧,因为暗号潜藏在涧渊先生最后执笔的游戏剧本里。达成两小时通关成就后,才会开启隐秘的新道路。他在那里设置了解谜剧情,出错的话就会被画像中的乌鸦啄死。答对的话画像会翻过面来,背面画一个执着手杖,背后立着乌鸦的男人。文字解释如下。

 

【我要把这令人战栗的真相传达给世人,决不允许你们瞒天过海,也是为了那个逝去的有才之人。我会宣告那隐藏在大正年代的儿歌之中的富豪的画像的名字,是如何与举起酒杯之人交好,又如何依靠酒杯碰撞所溅出的液体的芬芳,掩盖自身所散发的腐烂的臭味和血的气息。】」

 

我和她之间的氛围变了,并不是因为天气温度的变化或突然袭来的风,而是她嘴角的弧度消失了。蝉鸣声从院子里的枝桠上倾泻而下,夏季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暑热也会渐渐消退。

 

「这个人,是乌丸莲耶。大正年代儿歌是指【七个孩子】,这首儿歌的首句和末句的第一个字组合起来正好是乌丸。我也姓乌丸,所以对这件事很清楚。不,不只是如此,海伦小姐已经从黑崎先生或者小泽先生那里听说了吧,关于我是乌丸莲耶的养子——乌丸才一的孙女这件事。我想应该是我和小泽先生会面后,黑崎先生接到电话下达的指令跟踪我,意外地是跟踪我的人发现我正好住在海伦小姐家隔壁。五月过后,他们就完全消失了踪影,应该是全权托付给海伦小姐了吧。那段时间内打来的奇怪的推销保险电话和打错人的电话也是,其实是你们找人来试探我,是否已经知道真相了吧。虽然一开始还不太理解,但是昨夜海伦小姐和与黑崎先生一伙的Gin先生会面……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孤立他……」

 

话至此处,本来脸上表情淡漠的海伦小姐蓦然笑了起来,我话还没说话,可是她这么一笑,氛围也变得尴尬得要命。

 

「呃……」

 

「说完了?」她眼角还盈着笑意。

 

「所以,呃……是你们杀死了涧渊康弘先生吧。」

 

「知道这个又如何?」她多少敛起了笑容,「想将我们绳之以法吗?」

 

「不……但是,你们一直想要确认的事吗?海伦小姐不就是,频繁试探我,然后终于,昨夜说出了试图拆穿我的话。」

 

「即使是这样,你继续装傻不就好了。」

 

「我……并不是像海伦小姐一样沉稳的人。被一直盯梢,会十分不安的。」

 

「哦?那我还真是要感谢你的夸奖。」

 

「用了祖父留下的小说手稿的剧情,或许是涧渊先生想要获得我们支持,也许是他以为那是涧渊老先生的东西。但是我只是,被好奇心引去见他,才意外引起了你们的注意。我开始也没有对海伦小姐起疑,可事情最后还是交织在了一起。」

 

「你的意思。」她的指尖轻点着臂膀,揣摩出了我的心思。「你并不想掺和这件事,最好可以毫发无损地抽身?」

 

「是。」

 

「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之后,你觉得你有避免灾祸的可能吗?」

 

「言语无法达共识的话,我也只能极尽所能地做任何能做的事。」我虚张声势地答道。

 

「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轻易地至你于死地,而且是死无葬身之地?」她依然以一种悠然地口吻说道。

 

「……」

 

她看我沉默的样子,笑得欢快,然后还是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我。

 

「但是这个,确实是你的东西。」

 

「诶?」拆开信封,映入眼帘的是米花水族馆三人的入场券。我看了一眼封面的寄信人,随后读了随入场券寄来的说明,才想起来之前在电视上参与过这样的抽奖活动,只是回头就忘了。「呃……」

 

真是太尴尬了。

 

【乌丸理子大危机!绝体绝命!】

 

报纸新闻标题样的字体在我脑海里【唰——】地飞过,假使我现在是站在哪个高楼楼顶或者露天展望台上,我一定后悔得想要纵身跳下去。

 

在船的甲板上就好了。我跳进水里,用快艇的速度飞速游走。这种幻想,根本无法制止。

 

没想到真的是误会。我在害怕和猜测到真相的紧张感中,将不该说的话大半托出,结果覆水难收。

 

「你以为这是我的诡计吗?」

 

「……对、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你可真是客气呢……对我这个杀人凶手。」

 

「……这样说的话……果然……」

 

「嘘……」她发出了示意我噤声的声音,随后竖起的食指也贴近了我的唇。海伦小姐弯下腰,在我耳边细语呢喃。「就到这里为止吧,如果你……想要保全性命的话。」

 

「……」我默不作声,等同于默认了她的提案。我看向手中的三张水族馆入场券,这该怎么办呢?

 

「海伦小姐对水族馆有兴趣吗?」

 

「怎么?想请我去吗?」

 

「如果海伦小姐愿意的话……呃……电影……烟花大会的回礼……」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还有,不介意的话,也请黑崎先生一起去吧。毕竟他昨晚出手替我解围了。」

 

「非他不可吗?」投向我的视线蕴含了微妙的情绪波动。

 

「呃……我是没有关系,任何海伦小姐的熟人的话。」应该不会找个人来杀了我吧。我在心里补上一句。

 

「那,就这么说定了。」她的心情复而愉快起来。

 

「好的。」出乎意料地和平解决了,我的心也获得暂时的宁静。约定好时间,我感到即将回归平常的生活的愉悦之情。

 

然而我根本不知道,转身的一瞬间,海伦小姐立刻敛起了笑意,眼里的光如同冬日里北海道的冰雪一般,瞬间冰冷蚀骨。

 
——tbc——

16章

评论

热度(2)